回味无穷

ooc、存梗、脑洞大开、画风清奇
地雷区、慎入、杂食向

【YGO-DM】-Atum·王样·暗游戏-专题[2]

好像亲眼看看王样跳舞~~~

你可曾爱上神明:

2.<忘情一舞>
 宽敞的宴会大厅里,顺着法老王的王座阶梯下来的道路两侧整齐地摆着了澄黄色泽的长桌,上面摆满了色泽艳丽的上等好酒和平日里难得一见的珍馐美食,厅堂两侧的石柱上都被精心缀有色彩斑斓的绸带,而这样细致的装点在大厅四壁上静静在古铜色琉璃中燃烧着的烛火光芒照耀之下,全数披上了一层富丽堂皇的辉煌色彩。


这是一场盛会。


为了庆祝法老王带领军队击退邪灵大军的凯旋归来,神官们特地挑选在这个月圆之夜举办这样一场庆功宴,被邀请来的除了在战斗中立下战功的将军首领们,还有一些在国内富有声望与地位的贵族。


当然,出席这样一场排场还算比较大比较正式的庆功宴的,必定不会少了那位最重要的人物——年轻的法老王亚图姆。


“以太阳神拉的名义,我们今日欢聚于此,为了庆祝战斗的伟大胜利,为了我们国家更加光辉璀璨的未来,干杯!!”西蒙立于王座下方的台阶上,高举手中盛满美酒的酒杯,用着慷慨激昂的声调大声地宣布,而他的这一席话,恰好成为了宴会开始的讯号。


“干杯!赞美拉,赞美法老王!”连同神官一起,在座的宾客们都直起身板端起酒杯,继而在一阵细密的酒杯轻磕桌面发出的清脆响声中,有节奏的鼓点与极富有埃及特色的琴音与铃声便一同响起,几名身穿白色纱裙,脸上蒙着薄纱的美艳舞女便来到了舞池中央开始跳舞。


宴会正式拉开了序幕。


逐渐热闹起来的谈笑声之中,坐在王座上的亚图姆却显得非常沉默,漂亮而玲珑的眉眼间,甚至是隐约透着一股淡淡的忧虑与悲戚。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开过口,放在他手边的水果与美食也都没有碰过一点,只有偶尔拿起黄金酒杯,喝了几口盛在其中的醇厚美酒。


虽然对于和法老王一起作战的将士首领们都清楚地知晓这位年纪轻轻的少年王所拥有的是凌驾于众人之上的绝对实力,无论是战场上的英勇善战,还是营中讨论战术之时的那份果敢与智谋,都令所有的卫兵与将军对这位少年王从心底里虔诚地爱戴,并敬佩不已。


不过,这也仅仅是军中将士和神官们的看法罢了,而那些未对亚图姆有过了解的贵族们,自然会对这位年轻的法老的能力产生质疑,甚至是不尊。


其中一名身着红色长袍,健壮的中年男性在抿着酒的同时,也正用着不怀好意的目光细细打量着不远处王座上亚图姆,除去几分稚气与眉眼间的凌厉,那男子看到的,更多的是一张俊俏的脸。


沉溺在自己思绪里的亚图姆并没有注意自己脸上正悄然爬上了浓重的忧愁与淡淡的悲伤,也更加没有注意到座下几位贵族首领正用着隐晦却又放肆的目光来回打量着他,亚图姆仍然呆呆地看着在大厅中央跳舞的舞姬们没有说话,这使得那几位贵族有些不快——


“真是的,这些都是多少年前的舞蹈了,都看腻了!”红衣的男子猛地搁下酒杯,眯起他那狭长的眼睛,摆出一副嗤之以鼻的不屑神态看着正在摆动手中舞纱的舞姬们冷笑着说道,而此言一出,除去舞女们不知所措地停下,也引得爱西丝与玛哈德的一阵不满。


“雷顿阁下,你这是什么意思?”爱西丝微微皱起了眉,“这可是献给拉神的舞蹈,没有人能够亵渎!”


男人狂妄地冷笑一声,随后一掌不轻不重地拍在桌子上,指着舞女们出言轻佻又傲慢:“献给拉神?你睁大眼睛看看她们跳的是什么过时的舞蹈,肢体僵硬又毫无生气,这样的舞蹈,我们在座的各位看了都会觉得无趣,更不要提献给神了,没有用处的舞蹈,还有什么必要再跳?”


仿佛像是约定好了一般,坐在周围的另外几个贵族也开始随声应和起来,这使得原本融洽的宴会气氛变得尴尬充满了火药味,而那几名舞女则是见局面失控早已在停歇的乐声之中慌乱地退下。


“雷顿阁下,还请你注意你的言辞,你这是对神的大不敬!”玛哈德握紧了拳,良好的教养与神官的身份让他强制压下心口的怒意,他尽量将自己的语气放到平和而不失严肃,然而却没想到那红袍男子更加得寸进尺了起来。


“对神的大不敬?你们跳这种无趣而生硬的舞蹈,才是对神最大的不敬!”雷顿端起酒杯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放下酒杯的当时,他的眼神又像是有意无意地向亚图姆投去,其中不乏挑衅与嘲讽之意,“还真是令人大失所望啊,难道就没有能看的表演了么?”


“你……”


“够了。”玛哈德刚想发作,却被法老王那清冷却不容质疑的威严声线给制住了行动,“退下,玛哈德。”


“……是。”闭上眼睛,玛哈德从未违抗过法老王的命令,这一次也不会例外,他微微躬身,退到了一边。


亚图姆敛起眸中盛放的愁绪,转过头对着那名端丽的女神官说道:“爱西丝,让他们奏『女神希丝缇娜』。”


听到这样的命令爱西丝下意识地一愣,她有些疑惑地望向那位发出命令的少年王,要知道,亚图姆口中所说的『女神希丝缇娜』是一首用于歌颂尼罗河女神,曲调悠扬空灵,但却带着哀伤味道的神圣咏叹,因为调子里带着的绵远悲戚,所以这首歌一般都只会用在尼罗河祭典上洗涤人们的心灵,而并不会选择在这样一场庆功宴上奏响。


“陛下,这恐怕有些不妥……”爱西丝想说点什么,但立刻被亚图姆打断。


“让他们奏,再叫那几个歌姬一起唱『女神希丝缇娜』。”声线里带上了王的威严与一丝不容拒绝的冷硬,他锐利的目光向着爱西丝扫了过去,爱西丝这才连忙转过身对着歌姬与乐师们传达了法老王的命令。


铃铛摇响,婉转悠长而带着初生雨露般绵软细密的哀伤的曲子在宴会大厅里奏响,霎时间整个大厅内的气氛变得更加凝重,连原本在琉璃灯中燃烧着暖色光芒的蜡烛,也都在这绵远的哀戚之中摇曳出了黯淡又冰冷的细碎光影。


在场的神官们都为法老王的决定感到惊讶,而座下那位名叫雷顿的贵族男子,嘴角也上挑露出了一个不屑的微笑。


法老王,不过如此。


但接下来他嘴角的笑容很快就凝固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惊讶与深深的不解——因为他看见,那名他所轻视的年轻法老王没有理会身旁神官的劝阻,就那样从王座上起身,缓缓地迈下阶梯,一步一步轻柔而缓慢地走到了大厅的中央,弯腰捡起一块被舞姬不小心掉下的淡金色舞纱,凝立在大厅中央,亚图姆于悠扬的乐声之中沉默了几秒后,继而在几位歌姬唱出的第一句歌词的同时,动了身形。


踩着铜铃摇出的清脆音符,亚图姆将交叠于胸口处的双手缓缓向两边打开,橙黄的烛光透过连接与他手腕处的舞纱,在他身下的地板映出朦胧而变幻的影子,恍若一只曲颈展翅的天鹅。


脚尖轻点前方的地面,亚图姆身体跟着步伐的迈出旋转过一圈,而那羽翼般的舞纱也随着他的旋转在半空中画出一个圆弧,接着是一个将右脚尖踮起,左脚微屈的昂首动作,继而在他身体前倾双脚落地之时,亚图姆又忽然高举起了他的右手,伴随着那首曲子逐渐转入正篇,少年王的舞步也慢慢地和那高亢起来的曲调一同进入了另一个高度。


莲步轻移仿佛柔软的柳枝拂过平静的水面,亚图姆再度顺应着悠扬的乐声在原地旋转起了身子,那动作轻柔而优美得就如一朵在水面上摇曳的静谧睡莲,亚图姆并没有在意在场众人震惊而不解的目光,而是半闭上了那双堇紫的眼眸,专注于舞蹈。


乐曲还在继续,歌姬们唱出的空灵歌词在大厅之中回荡,就像无形的风,在掠过亚图姆的身边时与他完美地契合在了一起。手臂上的舞纱不断随着动作而飘拂,亚图姆既像一片寒风之中的孤独落叶,簌簌地打着旋儿飘落在水面上点出道道涟漪,又像是一只蝶,明媚的阳光在他的双翅上描摹出斑斓而梦幻的色彩,飞过飘香的树林,停留在一朵洁白的野花上。


少年法老王的神情专注而平静,唯一比较明显的是停留在他玲珑眉宇间的那一抹淡淡的哀愁。


歌声一转,亚图姆停止了旋转,在脚下踩出碎步之时将打开的双手缓缓并拢高举过头顶,淡金色的舞纱纷扬地从他头顶之上倾泻而下,笼罩住了他那张精致的面孔,那若隐若现的样子使得他整个人就像是被月光照耀的珍珠蒙上了迷离却纯净的色泽,不明的阴影在他的双脚下拼凑成了一个神圣的法阵,烛光恍若黄昏,包围着法老王,诚挚地谱写出少年的名讳。


他舞得忘情,舞得忘我。


跳得疯狂,跳得肆意。


现在的亚图姆是王么?


不,这一刻的亚图姆是超越王的存在。他静谧,神圣,虔诚却带着悲哀的神情与那早已融入乐曲中的舞姿只能让人想到讴歌星空,赞颂自然的女神。


日暮之神,亚图姆。


在场的全部人都已经看呆了,包括那名故意向法老与神官发难的贵族男子。他不会想到法老王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打破宴会尴尬的气氛,也更不会想到这名年轻的王竟会有如此惊艳拔萃的姿态。


乐曲很快行进到了高潮部分,在愈发高亢的歌声之中,亚图姆的舞步也霎时间加快了起来,他仍然半闭着那双迷人的紫瞳,身体在微微侧过一个角度后,他又迈出了一连串轻盈的步伐,而他的双手,也像鸟儿扑扇羽翼那般挥动起来,配合着那薄薄的舞纱,看起来就真的像是一只展翅欲飞的大鸟。


金色的耳坠在亚图姆的脸颊两侧微微晃动着,额前的荷鲁斯之眼则是迎着烛光闪出一道璀璨的光芒。


他的容貌比新雪要纯净,他的眼瞳比星空更深邃,他的身姿比最美的舞姬还要美上不止十倍。


“唰——”在亚图姆微微躬身将舞纱拢在胸前,同时最后一声悠扬高亢,带着震颤的琴音在厅堂内炸响后——拢在胸口处淡金色的舞纱,便在未完全落下的琴音之中被亚图姆掷向了半空!


金色的舞纱如同一朵镶上太阳神光辉般散发着剔透光芒的大花,在空中打了个优雅的旋儿之后,重新缓缓落在了亚图姆的身上,将他的整个人罩在了朦胧如薄雾般的轻纱之中。


而那双半阖的晶紫瞳孔,则像是一朵绽放在黄昏时,染上灿烂色泽的紫色睡莲。


纯粹的美好,让人无法移开目光。


这就是法老王,绽放在大漠之中的奇迹之堇。


乐曲与舞蹈结束的时候,宴会大厅内却是鸦雀无声,每个人都睁大着双眼仿佛凝固的塑像一般呆呆地注视着那名静立于大厅中央的少年法老王,嘴唇颤抖着却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在长达好似半个世纪的沉默后,不知是谁率先鼓起了掌,随后掌声如同潮水一般一浪接着一浪在厅堂内经久不息地回响,热烈而不知止歇。

评论(1)

热度(23)

  1. 回味无穷希辛利娅 转载了此文字
    好像亲眼看看王样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