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味无穷

ooc、存梗、脑洞大开、画风清奇
地雷区、慎入、杂食向

「暗表」他是龙

私设如山*全篇ooc*文笔稚嫩*注意避雷





~从前没有时间,没有土地,万物混沌,记忆蒙尘~
随着高唱起龙之歌,武藤游戏划着船来到湖中心,主持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场婚礼。


~往事如烟,转瞬即逝,河水冰封,化为虚无~
游戏的挚友城之内克也,终于在今天迎娶心仪已久的孔雀舞。


~时间如湍急的河水,谁也无法从中脱身~
婚礼遵循古时候的习俗,新郎需要在主持人唱完龙之歌之前,把湖对面的新娘拉到自己身边。


~待嫁的姑娘等待着丈夫,如同等待死亡的时刻~
童实野市的港湾站着游戏的爷爷武藤双六,同时还有两位新人的亲人、朋友兼见证者:川井静香,真崎杏子,貘良了,本田广,御珈龙儿。他们微笑着为新人们进行祝福和欢呼。


~她通身纯白,仿佛穿着白色的殓衣,她注定死亡,婚礼的钟声回响,带她去,带她去,带她去~
“为什么你和城之内要我在婚礼上唱龙之歌?这未免太大胆了吧?!寓言中可是说……”
“游戏,这可是人生中最重要、唯一的婚礼,当然要有最难忘的回忆!而且都已经过去三千年,唱着龙之歌也没有关系,你就答应我们的请求吧。”



~飞来吧!降临吧!永远为你奉上!年轻的姑娘~
突然狂风大作,黑暗侵袭,众人的视野中出现了全身被雷电缠绕的天空之龙。它的威压令人畏惧、无法直视。它的目标是……




游戏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身处在阴冷的洞穴里。
“原来这都不是梦,我居然真的见到了龙!这里是哪里?爷爷和大家一定很担心,我要怎样才能离开?”
沉浸思考的游戏没有发现奇怪的生物正在接近,等感觉到手臂上的重量增加时,就看见全身毛茸茸的生物用一双大眼睛盯着自己,游戏被吓到了,身体自然而然的往后躲。
“嘶,怎么这么痛!这个伤口,难道是被龙抓住时弄到的?!需要止血和消炎才行,不然就麻烦了。”
被游戏的反应惊到的小生物,没有再触碰面前的人类,在发出噗哩噗哩的声音后就消失不见了。


一阵石头砸过地面的声音响起。
“把上面的草碾碎了敷在伤口是可以尽快愈合的。”在暗黑的环境中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是谁在那里?”游戏再次被惊到,战战兢兢的继续发问:“你也是被龙抓来的吗?”


被疼痛折磨的游戏,在月亮的照耀下开始整理伤口。
“你的眼睛非常漂亮。”
“虽然很想说谢谢,但我可是男生,可以的话请不要这样称赞我!也不要看我啦!”
“我看鱼在水里游,看鸟在天上飞,为什么不能看你?”
游戏在内心吐槽“你说得好有道理让我无言以对”。


“对了,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游戏,你的名字是什么?还有你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我跟你一样,是被龙困住的,已经在这里呆了一段很长时间,你不问起,我也差点忘记自己的名字是亚图姆,谢谢你,游戏。”
“很高兴能认识你,亚图姆。”虽然不知道龙什么时候会来,但是游戏将手伸向男人所在的地方。


亚图姆握住游戏的手,突然之间洞里响起了龙吟。
再三被惊吓的游戏急忙挣脱,慌张的逃到山崖边缘。
“游戏!那里非常危险!过来我这边!”
看到游戏艰难站在凹凸不平的处境,亚图姆着急的继续说:“我可以为刚才的事情解释的!你冷静下来过来这边听我说好吗?!”


可惜已经身心受创的游戏不肯听对方的话语,重心不稳的他就掉落到遍布岩石的大海,亚图姆跟着跳下去,并成功的抱住了躲避挣扎的游戏。
亚图姆在游戏惊恐的目光中开始了龙化:皮肤仿佛被火焰燃烧着,属于人类的外壳慢慢转变为龙鳞,本来渺小的身躯也逐渐扩大成为了巨龙。
在摔落到岩石上的最后一秒之前,龙化的亚图姆用自己的后背保护了游戏,一人一龙度过了危险便倒在海边昏睡。


游戏醒来后看到龙化的亚图姆,虽然非常想拿起手边的石头砸死对方,但对方救了自己,就没有继续下手了。游戏也想就这样留下亚图姆不去管他,可是再次看见伴随着噗哩噗哩声音出现的小生物,它用一种可怜兮兮的大眼睛盯着自己,经过天人交战、内心吐槽着“我肯定是上辈子欠你的,亚图姆!你把我抓来这里,刚才又救了我,你究竟想要做什么?你在想什么?”的游戏,最终在小生物的带领下,背着已经退却龙化的亚图姆,回到了山洞里。


睡梦中,游戏不断地被龙化的亚图姆骚扰,就在巨龙要吃掉的时候,游戏就吓醒了。
游戏看到亚图姆还在沉睡没有龙化,于是安心的去寻找之前亚图姆给予的药草,为亚图姆疗伤。
几天后,亚图姆醒来,游戏沐浴着阳光手中捧着石头走进了他的视线中。
“你醒了!亚图姆,谢谢你救了我。还有请你告诉我离开这里的办法吧!我要回家!回到爷爷和大家的身边。”虽然游戏很忐忑不安,但还是把自己要说的话表达给对方。


“为什么要奏起龙之歌!本来我是独自在这里睡觉的,龙族的睡眠时间都非常悠长,如果不是你们唱那首歌,我是不会进行龙化的!难道就因为过去了三千年的时光,让人类都忘记了被龙所支配、掠夺的恐惧和屈辱吗?!”
游戏听到亚图姆的话语后,想起一直流传的寓言:高唱龙之歌的人,将成为龙的祭品。
亚图姆没有理会茫然不知所措的游戏,继续说:“你现在所身处的地方,是由龙族的遗骸组成的孤岛,人类根本没有可能独自进出!”


“可是我不想永远呆在这里,我……”游戏听完后,觉得自己不能回到亲人朋友的身边,双眼开始被泪水沾满,哭诉着。
因为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岛上生活,亚图姆还是第一次在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到活生生的人类,而且魔物栗子球告诉亚图姆,游戏虽然一开始想要杀死自己,但最后还是救了他,还找来药草为自己治疗伤口。


“你不要哭了,这样吧,等我完全掌握龙化就带你离开这里,你就暂时忍耐一下,顺便陪陪我吧!”
“真的?!你可以让我离开?!为什么你还要掌握龙化?之前你不是可以变成龙?”
“……其实我还是幼龙,还没有完全的可以在龙和人两种形态之间随心所欲的转换,所以如果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龙化,我将会在龙化的时候,忘记人形的所有记忆,这样的我毁灭一切的!”
“没想到,原来你和传说中的龙是不一样的!”
游戏终于破涕为笑,鼓起勇气再次把手伸向对方:“接下来的日子里请多多指教,亚图姆。”


在这段时间里,亚图姆在游戏的教导下,学会了使用刀叉吃东西,学会了书写人类的文字,学会了关于在人类社会相处的礼仪等等事情。
游戏看到了亚图姆如何在他面前展现风的形态:色彩斑斓的花瓣在亚图姆的手中放开后,在半空中飘舞摇摆。在亚图姆的鼓舞下,游戏触碰了叫做栗子球的小生物,惊讶的能与它心灵相通,读懂栗子球的意思。


亚图姆在龙化的时候力量依然不稳定,在某次龙化失败后,看着满脸痛苦的亚图姆,游戏轻唱着摇篮曲安抚幼龙。一夜好眠的亚图姆从游戏的怀抱中醒来,“原来在你的身边,我能够如此安心和满足,看来我找到可以安全进行龙化的诀窍了。”
于是每当游戏唱起属于人类的歌谣,亚图姆在龙化的时候,能够保持自己的理智和记忆,能够缩短龙和人两种形态的转化时间。


随着亚图姆熟练的使用龙化的力量,与游戏分别的日子也逼近了。
“游戏,现在的我已经可以随心所欲的进行龙化,离开这里的时间由你决定。”
“是吗?原来已经到了道别的时刻,那麻烦亚图姆明天就送我回去童实野市,我会给你指路的。”


巨龙带着游戏离开了孤岛,从天空中往下看,岛屿确实如亚图姆所言是由龙的骨骼组成。一路上除了游戏偶尔的话语,双方并没有进行交流。
很快,游戏回到童实野市的港湾,而游戏的亲人和朋友们被巨龙出现携带的景色赶来了。


游戏来到爷爷他们身边,聆听关于对自己的担心和牵挂的话语。
本来龙化的亚图姆打算离开,但游戏来到巨龙的面前:“谢谢你遵守承诺,亚图姆,可以的话我想邀请你在这里居住,毕竟你已经成功稳定的掌握转化人形,而且那座岛屿只有你自己实在太孤独了,和亚图姆相处时我是很开心快乐的,你说送我离开的时候,我其实是不舍得你的,请留下来吧!亚图姆。”
说完后的游戏居然亲吻了巨龙,而巨龙也逐渐转变为人类的姿态:“游戏,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刚才的行为是在向龙示爱,并向龙表示你愿意永远和它在一起。”


游戏在这时拥抱着亚图姆,哭着说:“你说的我都知道,我想每天都可以像这样看见你,触摸你,拥抱你,继续和你一起创造更多的回忆。不要走,亚图姆,我喜欢你。”
亚图姆也回抱着游戏:“其实我并不愿意你从我的身边离开,但是我更不愿意看着你失去笑容,我最害怕的就是你哭泣的样子了,所以不要哭了,我会为你留下来的,游戏,我也喜欢你。”

评论

热度(11)